发布者:
来源: 日期:2019-04-29 00:11 浏览()

针对近期愈演愈烈的“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赌输超过100亿”传闻,金立发布声明称,文章捏造相关事实,严重侵害公司声誉及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立荣的名誉,会严重影响金立重组进程。

产经观察家、钉科技总编丁少将则认为,由于金立还具有一些优质资产,而且直接破产对供应链、债权方、渠道等都不利,因此推进债转股、新的资本进入,实现重组还是存在可能。“金立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缺钱,无法有效组织产品研发和生产,但要看到,金立多年来积累的生产制造能力其实还在,在三四线城市及县乡市场品牌知名度也不错,在印度等海外市场也有一定的基础,如果重组得以实现,还是能够保持二线品牌的地位。”

一份疑似介绍金立财务状况的文件同时在网上流传,文件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金立总资产为201.2亿元,总负债281.7亿元,净负债80.5亿元,资不抵债。另外,金立在该时间段前的现金及等价物的余额为76.9亿元,其中人民币余额为1.6亿元,99%的资金已受限制。

11月23日,久未出现的金立发出一纸声明,称关于董事长刘立荣赌博的消息系捏造事实,要求相关媒体删除文章。从去年被曝出资金危机到现在,关于金立破产、工厂停工的消息不断,及至董事长赌博传闻。同时,金立一直未找到愿意出资的外部伙伴,而由于优质资产大多被抵押,且手机市场竞争加剧,留给金立的选择并不多。

停工传闻

对于停工的消息,记者试图联系金立方面求证,但此前几位市场负责人已经离职,目前负责人的微信则设置成不予通过。金立官方服务电话有工作人员接听,但对于东莞工厂停工一事,她表示并不清楚。

但从被曝光的财务数据中可以看到,南粤银行9.3%股份已抵押给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,而微众银行2.1429%股份已抵押给北京泰隆兴业房地产公司。此外,早在今年年初,刘立荣所持41.4%公司股权已经被法院冻结,冻结期为两年。

其实,早在今年3月就有消息称,金立东莞工厂已经开始遣散员工,要求在4月底前完成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工作,当时还在职的金立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东莞工厂的人员调整已经和东莞劳动局沟通,与员工沟通一致,协商解除劳动合同,经济补偿标准严格按照劳动合同法操作。

当然,这并不是供应商愿意看到的结果,一位金立供应商表示,如果让金立进入破产清算,收回货款的比例确实很小,从债权人角度来说,愿意给金立时间和机会让其重整。“金立有这么多的固定资产,如果进入破产清算,这些资产经过法院会大大贬值,所以,这是我们债权人不愿意看到的。”

尽管金立还在积极解决公司危机,但供应商们似乎已经失去信心。据悉,11月20日,有近20家金立供应商聚集在深圳中院,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。

在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看来,金立未来无外乎两种结局,一种是破产重组,另一种是破产清算。他指出,破产重组与破产清算是两回事,破产重组是指当企业资不抵债时,管理层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,法律允许由同一个企业的管理层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,以金立来说,这种情况下,金立这个公司还可以存在,只是股东会变了。但恐怕还是没人愿意接盘,当这个股东。

陷入资金危机以来,金立许久没有公开发声。从最近曝出的消息看,金立依然处在生死边缘。

“所以,很可能是另外一个方向,即破产清算。金立负债281.7亿元,资不抵债,能质押的质押,该冻结的被冻结,能卖到多少钱也不好说。刘立荣肯定不愿破产,但也无法阻止。破产清算在手机行业并不稀奇,当年我亲身经历过夏新手机的破产清算,夏新把土地厂房卖了,债权人大多拿到了一半的款,最后债务风波平息。”康钊坦言。

金立的资金问题,似乎已经影响到了公司的正常生产。目前,京东商城和天猫商城已经不见金立的官方旗舰店,目前还在出售手机的都是第三方店家。

在7月11日的一场供应商沟通会上,金立副总裁徐黎在通报金立资产情况时表示,目前金立的固定资产包括前海科技大厦估值为35亿元(18亿抵押),南粤银行股权为10亿,微众银行股权25亿(5亿抵押),东莞金立工业园为10亿元,金立以及其他房产3亿元,重庆工业园土地为10亿元,总计93亿元。

报道称,有金立东莞工厂的内部人士透露,今年1-6月期间,东莞金立工厂先后为当地的东莞誉鑫塑胶模具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誉鑫”)和东莞元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元昌”)代工。在金立资金链危机后,誉鑫有大量货款未被偿还,故誉鑫将东莞金立厂为其代工视为还债。“在今年6月之后,誉鑫、元昌与东莞金立工厂先后解约,东莞金立工厂开始进入无事可做的阶段,目前厂区人数从原来的2000多人降至现在的300人。”

事由界面发布《复盘金立死亡之谜》一文,援引接近金立股东人士的消息称,“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元,股东们推测过,刘立荣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元左右”。文章还称,据一位近期见过刘立荣的人士透露,刘立荣曾亲口承认过自己参与了赌博。

破产谜局

虽然在京东商城和淘宝上,金立手机依然在售,很多金立专卖店还有交易记录和最近的用户评价,但由于一年未发新品,旧款手机都已经降价销售,最高价为1000多元,大部分仅售几百元,这与发布时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不可同日而语,销售数量也仅在几百部,与华为、小米、OPPO等一线品牌几万十几万的销售量差距甚远。

此前,据第一财经报道,由于没能及时向工人发放补偿金,金立东莞厂区已经陷入“停工”状态,生产线已好几个月没有生产金立的产品。

就在金立罕见发声的当天,该公司召开了金融债权人会议,有60余位代表出席。金立方面并未对外说明“股东决议”是什么,不过,根据传出的消息,几乎所有金融债权人都同意破产重组。近期,金立还将举行经营性债权人代表会议,并征求所有债权人意见。

资金危机

分享到